福建商會信息聯盟

海南特区南国彩票论坛:中國在全球經濟治理規則體系變革中的角色、理念與路徑

彩票论坛大全 www.gsysfj.com.cn 區域與全球發展 2018-12-22 20:48:24

本文發表于《區域與全球發展》創刊號,為封面文章之一。

作者簡介: 張輝,武漢大學國際法研究所教授、博士生導師,國家領土主權與海洋權益協同創新中心研究員,研究方向為國際經濟法。

內容提要:進入新世紀以來,全球經濟治理規則的發展呈現新態勢,治理規則體系的變革成為大趨勢。中國應以現行規則體系的參與者和變革者的雙重角色,推動建立更加公平合理的國際經濟秩序,匡正規則體系內在缺陷。對此,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應成為指引性理念,促進全球經濟發展中各國的平等、開放、合作和共享。中國可以在其中發揮更為重要的作用,從全球性多邊機制、區域和諸邊機制、雙邊機制、單邊機制以及非政府層面機制等多重路徑入手,推動全球經濟治理規則體系變革,促進國際社會共同發展,并實現中國自身的國家利益。

關 鍵 詞:全球治理;國際經濟規則;人類命運共同體;變革;多邊機制

20 世紀 80 年代以來,全球化特別是經濟全球化成為時代的特征。國家之間的經濟聯系日益密切,即使是在不同社會經濟制度的國家之間,相互依存度也大大提高,形成了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局面。這種情況也使得經濟領域的問題益發成為全球的公共問題,必須由國際社會共同參與協調處理。而目前的全球經濟治理規則體系仍主要形成于二戰后至 80 年代,其中在貿易領域以世界貿易組織(WTO) 規則為核心,輔之以各類自由貿易協定;在投資領域則以超過3000 個雙邊投資協定和自由貿易協定中的投資章為核心,加上少數的區域或多邊協定;在貨幣金融領域則包括國際貨幣基金、世界銀行集團、區域開發金融組織所形成的規則,以及各類金融軟法和金融中心所在地國家的國內法?;詼哉庖還嬖蛺逑鄧⑵鵠吹墓示彌刃虻牟宦?,發展中國家曾進行過爭取國際經濟新秩序的斗爭,但未獲成功。進入新世紀之后,世界政治經濟格局發生了顯著的變動?!骯柿α慷員確⑸羈癱浠?,新興市場國家和一大批發展中國家快速發展,國際影響力不斷增強,是近代以來國際力量對比中最具革命性的變化?!薄骯噬緇崞氈槿銜?,全球治理體制變革正處在歷史轉折點上?!痹詿死方錐?,中國應當在全球經濟治理規則體系變革中發揮更重要作用,推動這一變革進程,使之既符合我國的利益,也符合國際社會的現實需要。

中國推動全球經濟治理規則體系變革的現實意義

(一)推動建立更加公平合理的國際經濟秩序


二戰之后,經過非殖民化運動,發展中國家紛紛獲得了政治上的獨立,并試圖通過國有化和征收取得經濟上的獨立自主,同時在國際舞臺展開改變既有國際經濟治理規則,爭取建立國際經濟新秩序的斗爭。但發展中國家在國際政治經濟關系中實力不足,國家經濟發展政策失誤和治理能力的缺陷導致其在 80 年代普遍陷入債務?;?,再加上冷戰結束后世界格局的變化,使得國際經濟新秩序并未建立起來,舊的規則體系和秩序仍得到維持和發展。在貿易領域,發達國家通過將服務貿易、知識產權?;?、投資等問題納入烏拉圭回合談判,使 WTO 的管轄范圍擴大,從而抵消發展中國家在勞動力密集型的貨物貿易領域的優勢,強化對資本和知識密集型產業的?;?。 WTO 雖然注意到貿易和發展問題,并給發展中國家以一定的優惠待遇,但這種優惠過渡期有限,優惠程度也不足以滿足發展中國家的經濟發展需要。在投資領域,發達國家通過各類投資雙邊和多邊協定限制東道國為本國經濟發展采取特定措施的外資規制權,限制了東道國的國家主權;將投資者—東道國仲裁的爭端解決規則引入投資爭議解決,發展中國家東道國在投資仲裁中屢屢敗訴,付出沉重代價,阿根廷是其中的最典型例證。在貨幣金融領域,國際貨幣基金和世界銀行等國際金融組織的決策規則建立在成員國出資份額的基礎上,發達國家與發展中國家之間在國際金融組織中地位不平等,在國際貨幣體系中收益與風險不平衡。 總體而言,在經濟全球化的時代,“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之間的垂直分工格局并沒有改變,發展中國家依然存在于國際產業附加值微笑曲線的下端?!?雖然現在發展中國家已經較少提及建立國際經濟新秩序,但始終主張建立更加“公平合理”的國際經濟秩序。例如, 2000 年《聯合國千年宣言》指出,發展取決于國內和國際善治,也取決于金融、貨幣和貿易體制的透明度,呼吁“建立一個開放的、公平的、規則為基礎的、可預測的和非歧視的多邊貿易和金融體制”。?


(二)匡正全球經濟治理規則體系的內在缺陷


全球治理的必要性主要體現在,在一個相互依存日益深化的世界,任何問題都可能是全球問題,國際社會面臨許多傳統治理方式不能解決的共同問題,而主體多元、手段多元、協商協調處理等新的治理方式成為趨勢。 1997 年亞洲金融?;?2008 年世界金融?;約芭分拗魅ㄕ裎;?,反映出全球性經濟金融風險監測、預防、處置的合作機制不健全,各國宏觀經濟調控政策配合不當,以及現有國際經濟制度安排的滯后等一系列的問題,暴露了全球經濟治理的有效供給不足。這種全球經濟治理“失靈”的現象說明現有的全球經濟治理規則體系存在內在缺陷?!啊嬖蛑禿蟆侵衛硎Я櫚幕駒??!薄叭蛐災衛砝砟?、原則和方式不能適應全球化的迅速發展和全球性問題的大量涌現,規則的供給在質量上和數量上落后于實際的需求?!?二戰后出現的布雷頓森林體系是全球經濟治理的主要平臺和起始,其制度基礎延續至今。這一治理規則體系基本上反映了美國為首的發達國家的意志和利益,并不具有全球代表性。全球經濟治理遠遠落后于全球化進程,相關國際經濟制度變得低效和邊緣化,已不能適應全球經濟力量的轉變。現行全球經濟治理安排已不能充分反映新興市場經濟日益重要的新現實。 f雖然亞洲金融?;篤舳碩牛℅20) 協商機制,并在 2008 年金融?;蠓⒄鉤晌斕既朔寤嶧?,但原有的治理規則體系尚未得到系統的更新和變革。


(三)應對國際經濟治理規則發展的新動向


雖然國際經濟治理規則的理念和制度基礎在布雷頓森林體系以來一脈相承,沒有根本變化,但在具體規則表現形式上仍在隨著經濟發展的需要而不斷變化。二戰后,國際經濟治理規則在不同領域均有較大的發展,如 1980 年代烏拉圭回合多邊貿易談判建立的 WTO 及其整套法律制度,再如黃金非貨幣化,特別提款權成為國際貨幣基金的儲備資產,國際貨幣體系進入牙買加制度時代。

進入新世紀以來,國際經濟治理規則有再次發生重大轉變的趨勢。在貿易領域,多邊貿易體制遭遇發展瓶頸, WTO 多哈回合談判無果而終,雙邊和區域自由貿易協定大行其道,并逐漸向 WTO 體系外的大型自由貿易協定演變。美國主導的《跨太平洋伙伴關系協定》(TPP) 和美國歐盟《跨大西洋貿易和投資伙伴協定》(TTIP) 集中體現了這一轉變的風向。奧巴馬總統要求 TPP 美國談判代表尋求達成“面向 21 世紀的協定,以新的方式解決既存的貿易關切”。 “TPP 反映美國對亞太地區經濟利益和經貿規則主導權的訴求,而 TTIP 則顯示美歐攜手強化在國際經貿規則以及全球治理中的主導?!泵攔椎姆⒋錒沂醞紀ü廡┐笮頹蜃雜擅騁仔ㄒ約案骼嗨咝?,在貨物貿易、服務、投資、知識產權?;さ確矯娼徊角炕蛻斷喙毓嬖?,并在國有企業、競爭政策、勞工標準、環境?;?、企業社會責任等新的議題上形成新規則。雖然特朗普上臺后,美國決定退出 TPP,但這不代表美國放棄了重塑全球經濟治理規則的計劃,只是改變了實現的路徑和方式。

發達國家全球經濟治理規則的發展與中國利益息息相關。美國總統奧巴馬將TPP 視為美國戰略重心重回亞洲的關鍵,將中國排除在這一協議談判之外,也就是將中國排除在規則制定之外。奧巴馬曾說:“當我們超過 95% 的潛在客戶都居住在國外時,我們不能讓中國這樣的國家制定全球經濟規則?!?歐盟貿易委員德古赫特也指出, TTIP 談判的主要原因之一是應對中國等新興經濟體的崛起。 中國對二戰后全球經濟治理規則體系的形未能產生有效影響,只能被動接受別人制定的規則。而今,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和最大的發展中國家,中國對世界經濟發展的貢獻舉世矚目,理應獲得規則制定的參與權和決策權,這不僅僅關系到中國自身利益,也關系到廣大發展中國家的整體利益。

中國在全球經濟治理規則體系變革中的角色和作用

作為負責任大國,中國在全球經濟治理規則體系變革中應發揮建設性作用,擔負著參與和變革的雙重角色。


(一)全球經濟治理規則體系的參與者




中國是經濟全球化和多邊體制的受益者,在一定程度上得益于目前的全球經濟治理規則體系及其形成的全球經濟秩序。雖然這一規則體系和秩序存在著很大的不公平不合理性,但有規則有秩序勝過無規則無秩序。在無政府狀態的國際社會中,秩序是國家間關系的首要需求。并且,現行國際經濟規則體系是發展中國家和發達國家、大國和小國、強國和弱國在多邊體系中博弈的結果,具有相當的均衡性,它為國際經濟治理提供了一個可預測的穩定框架,不應被輕易拋棄或顛覆。中國自 80 年代以來,通過改革開放積極融入這一體系,特別是進入新世紀以后,中國更加深度地能動地參與到其中,體現了負責任大國的理性和成熟。由于現行的國際經濟治理規則事實上有利于大國和強國,從長遠來看,它與中國國家利益的契合度將會越來越高,因此,中國無需另起爐灶,重新打造新的治理規則體系,而應對其善加利用。

另一方面,由于世界的權力中心、財富中心和發展驅動力正在發生轉移, b 并且任何國家都無法獨自解決全球化時代所產生的全球共同問題,即使內心存在抵觸,現行治理規則體系的主導者們仍不得不日益接納中國等新興經濟體。 2009 年,美國匹茲堡峰會上宣布, G20 峰會代替八國集團(G8) 峰會成為經濟合作與協調的首要全球性論壇。 G20 已經逐漸成為全球治理體系的中心,而中國在其中扮演著核心角色。 “從 G8 到 G20 全球經濟治理功能的轉換,其核心意義在于從當年G8 那些發達國家掌控全球經濟治理的決策權過渡到當今發達經濟體與新興經濟體共同商討應對全球經濟問題的機制上來?!?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和世界銀行在 2010年分別通過了份額和投票權改革方案,中國份額躍升至兩機構第三位,僅次于美日,而其他新興經濟體的份額和投票權也有相應增長。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還于2015 年 11 月決定將人民幣納入特別提款權貨幣籃子,反映出人民幣國際化的大步進展。在 WTO 多邊貿易體制內,中國深度參與了多哈回合,成為由少數核心成員方組成的諸邊磋商組成員。中國被現行全球經濟治理機制接納的事實說明,中國正在逐漸獲得制定全球治理規則的發言權,我們應當更有效地參與這一規則體系,使其為我所用。


(二)全球經濟治理規則體系的變革者


雖然中國應當積極參與當下的全球經濟治理規則體系,并加強相關的全球制度,但中國參與的目的并非簡單維持現有體系,而應以變革這一治理規則體系,使之更為公平合理,更能促進世界各國共同發展為目標。改革現有治理規則體系,是化解治理“失靈”現象的客觀需要,也是實現中國國家利益的要求,同時還是實現全球各種類型國家特別是發展中國家發展的需要。中國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是解決全球性問題的無法回避的力量,但作為規則體系的后來者,不可避免地要受到既有體系的制約。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和世界銀行改革既擴大了中國的份額和投票權,但又保持了美國的事實否決權,并使日本份額仍居于中國之前,這都表明發達國家既接納又限制中國的意圖。中國要推動全球體系變革,必須匯聚和引領新興經濟體和廣大發展中國家,響應其利益和訴求。在此過程中,必須考慮和平衡中國作為發展中國家和世界大國的雙重身份和獨特利益。中國作為變革者的行動,可從兩個層面展開。第一個層面是在現有的國際經濟治理機制內爭取變革,目前在主要國際金融組織、亞太經合組織、 G20 等機制下已有所進展。但變革涉及利益的重新分配,必然阻力重重,國際貨幣基金和世界銀行改革方案在 2010 年通過,但由于美國國會遲遲不履行國內批準程序,直至 2016 年該改革方案才生效。因此,中國還需要通過另一個層面的行動,即在現有體系外促使變革。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和世界銀行 2010 年改革方案被美國國會拖延期間,中國發起建立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亞投行),得到了亞歐國家甚至美國主要盟國的積極響應和參與,成功突破了美國的阻撓和反對。這一事件被認為是促使美國最終批準 2010 年改革方案的重要原因之一。

中國推動全球經濟治理規則體系變革的理念

“全球治理體制變革離不開理念的引領”。 ?既有的全球經濟治理規則體系是霸權體系下的治理,其制度框架更多地反映著體系內發達國家尤其是霸權國的經濟利益和偏好,“華盛頓共識”是治理的正統理念?;⒍俟彩兜囊際竊鑾烤?/span>濟自由化,建立以市場為導向的機制。這種理念本身并非錯誤,但在全球經濟治理層面上,部分國家通過規則強制的方式,極端地強化市場導向,而弱化國家管理市場和提供公共產品的能力,造成發展中國家未能獲得公平的發展機會。因此,全球經濟治理規則體系的變革必須從理念層面轉變著手。

黨的十八大報告在談及“促進人類和平與發展”問題時提出了“人類命運共同體”概念,指出:“要倡導人類命運共同體意識,在追求本國利益時兼顧他國合理關切,在謀求本國發展中促進各國共同發展,建立更加平等均衡的新型全球發展伙伴關系,同舟共濟,權責共擔,增進人類共同利益?!?2017 年 1 月 18 日,習近平主席在聯合國日內瓦總部發表了題為《共同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主旨演講,闡釋了中國對于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觀點和主張。他指出,讓和平的薪火代代相傳,讓發展的動力源源不斷,讓文明的光芒熠熠生輝,是各國人民的期待,也是當代政治家應有的擔當,中國主張通過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實現共贏共享,實現人民的期待。他強調,聯合國憲章明確的四大宗旨和七項原則,以及60 多年前萬隆會議倡導的和平共處五項原則等國際關系演變積累形成的一系列公認的原則,應該成為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基本遵循,應在主權平等、溝通協商的基礎上推進國際法治和國際關系民主化。

“全球治理區別于傳統的國內治理和國際治理之處,就在于其倡導人類整體論和共同利益論的本質?!?人類命運共同體的理念正契合全球治理的需要,也符合人類社會從沖突對抗走向求同存異、共生共榮的歷史趨勢。對于全球經濟治理而言,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主要體現在以下方面:

(一)平等

平等是全球經濟治理的基礎。既往的全球經濟治理規則體系更多的體現了發達國家的利益,特別是國際金融組織更被認為是富國俱樂部,發展中國家在制定經濟治理規則方面沒有獲得平等的待遇。在全球化時代,世界經濟已經融為一體,各國的命運緊密相連。要改革全球經濟治理規則體系,必須盡可能地體現國家間的平等,尊重每一個國家平等參與國際事務的權利,而不論其大小、強弱和貧富。實現平等的當務之急是“更好反映世界經濟格局新現實,增加新興市場國家和發展中國家代表性和發言權,確保各國在國際經濟合作中權利平等、機會平等、規則平等”。


(二)開放

全球經濟治理應以開放為導向。世界經濟是開放的,阻礙這種開放不僅不利于別國,也不利于自身。治理開放性的世界經濟,必須以開放的方式建立和發展治理規則體系。只有實現了治理理念、政策、機制開放,才能適應形勢變化,使世界經濟穩步發展,各國均從中受益。因此,應當堅持多邊主義路徑,“鼓勵各方積極參與和融入,不搞排他性安排,防止治理機制封閉化和規則碎片化?!?過去的七國集團機制在本質上是以美國為中心的、按照西方標準選擇并構建的、以《威斯特伐利亞和約》為基礎的世界秩序,是處于聯合國體系之外的管理全球經濟的多邊機制,這種治理機制具有顯著的排他性和不合理性。G20機制在一定程度上克服了舊機制的封閉性,擴大了國際治理規則的參與范圍。在2016 年 G20 杭州峰會上,中國對話活動涉及幾乎全部聯合國會員國,充分體現了中國堅持的開放理念。


(三)合作

合作是全球經濟治理的動力。全球化帶來的全球共同問題,必須以全球合作的方式加以應對。上世紀 90 年代以來的歷次金融和經濟?;丫浞窒允?,只有各國合作應對挑戰,才能更好地度過?;?,促進本國經濟發展,任何以鄰為壑的方式都是不可取的。在合作中,各國需要加強溝通和協調,照顧彼此利益關切,共商規則,共建機制,共迎挑戰。


(四)共享

共享是全球經濟治理的目標。全球經濟治理應為提升所有國家所有人的福利而進行,其成果應由全人類共享。在此問題上,經濟治理規則的設定極為重要,涉及到國家間財富的再次分配,應尋求能夠顧及所有國家的公平合理的方法,尋求利益共享,實現共贏目標。不能再延續一家獨大或者贏者通吃的舊方式。同時,應注重以發展實現共享,實現全球經濟治理的增量利益,從而更多的帶動發展中國家的經濟發展。

中國參與全球經濟治理規則體系變革的多重路徑

實現全球經濟治理規則體系變革路徑有多種選擇,可以交織綜合運用。


(一)多邊機制

全球性的經濟治理規則通常需要具有普遍適用性,而此類規則特別是國際法規則需要經由主權國家的同意方能對其具有拘束力。因此,多邊機制是產生全球經濟治理規則的最適當途徑。就具體涉及的主體范圍而言,廣義的多邊機制還可以區別為全球性多邊機制、區域機制和特定國家間的諸邊機制,狹義的多邊機制則僅指全球性多邊機制。

全球性多邊機制是形成國際經濟治理規則的主要路徑,當代全球性多邊機制往往依托全球性國際經濟組織而運作。在貿易領域體現為WTO,在貨幣金融領域則體現為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和世界銀行集團。全球性多邊機制容納了最大多數的國家參與國際經濟治理規則的制定并監督其運行,但具體到每個國家,其參與的程度以及話語權有著巨大差別。國際金融組織職能的實施以成員國認繳股本為條件,因此,如公司一般以股權決定投票權。雖然每一國家享有同等的基本票數,以體現國家平等,但基本票在總投票權中僅5.5%,影響甚微。美國在兩大國際金融組織中一股獨大,其借助決策規則,享有事實上的否決權。發達國家投票權比例至今仍遠超合理范圍,僅排名前十位以內的美、日、德、法、英、意六國擁有的投票權就達到 39.07%。在 GATT-WTO 體制內,非正式磋商機制——綠屋會議在談判中發揮著重要作用。早期綠屋會議參與者基本限于發達國家,WTO 建立后發展中國家方才得以與會,核心成員穩定在 20 國以內。如果綠屋會議進展遲緩, WTO 秘書長還會召集少數貿易大國先進行小范圍磋商,達成共識后再提交綠屋會議討論,最后提交貿易談判委員會通過。因此,WTO 多邊機制在運行中實質上是貿易大國特別是發達國家主導的。由于發展中國家強烈質疑國際經濟治理規則制定程序的合法性,多邊機制在朝著更多國家參與、更加民主的方向發展,但進展有限。在另一方面,全球性多邊機制過于民主又會帶來效率的損失,歐盟在坎昆會議失敗后就質疑現行的 WTO 規則制定機制過于民主化。

區域機制是全球多邊機制的重要補充,在某種程度上,區域機制形成的規則是全球機制形成規則的先導。全球性多邊機制由于涉及國家眾多,達成一致意見并不容易,特別是不同區域和利益集團的國家之間訴求可能差別很大。但在同一區域或利益集團內部達成一致就相對容易許多,區域機制有助于掃除域內經濟合作的障礙,形成全球性多邊規則發展的良好基礎,這也是 WTO 多邊貿易體制并不反對成員方之間達成自由貿易協定的原因。區域機制在形成全球經濟治理規則中發揮著重要的引導作用,實際上代表了全球規則制定的自下而上路徑。美國為首的發達國家之所以在 WTO 多邊機制之外大力推進大型區域自貿協定談判,正是基于自下而上塑造規則的考慮。

特定國家間的諸邊機制主要存在于基于利益訴求、實力、體系重要性等因素而形成的國家集團內。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 是此類諸邊機制的典型代表,發達國家在這一組織平臺上能夠協調彼此立場和政策,從而形成較集中的話語輸出。以往的七國集團也是諸邊機制的體現,但由于其在新時期的代表性缺失,越來越不能應對全球性問題的挑戰,因此在全球經濟治理中的重要性讓位于二十國集團機制,但這一機制仍能發揮協調七大工業國經濟治理政策的作用。中國參與的金磚國家機制也屬于諸邊機制,其協調相關五國立場的功能已經有不少體現。

多邊機制是中國參與全球經濟治理規則體系變革的主戰場,但就中國目前的實力、話語權而言,尚不能主導多邊機制的發展。特別是全球性多邊機制中,參與國家眾多,利益格局紛繁復雜,發達國家具有體制性優勢,也有阻礙制度變革的利益需求,因此通過全球性多邊機制推動變革的難度很大。但發展中國家對既有的全球經濟治理規則體系不滿已久,迫切需要全球性多邊機制能夠更注重其發展需求,這正與我們所主張的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相吻合,如果在具體制度和規則層面能夠將這一理念有效體現和落實,則必然獲得發展中國家的積極響應和支持。在全球性多邊機制中,中國應更有效地利用 WTO 和國際金融組織等平臺,在貨物貿易非關稅壁壘、農產品、開發援助等發展中國家反應強烈的議題上推動治理規則的變革發展。

區域機制和諸邊機制應是中國推動體系變革的著力點。在區域或特定國家集團層面上,基于共同的利益訴求,更易于達成一致,也是中國話語權更易于發揮的舞臺。在美國退出后, TPP 面臨進退失據的局面,這正是中國促成區域經濟合作的良機,也是引導塑造未來國際經濟規則發展的重要時機。我們已經在大力推進 RCEP,但需要注意的是, RCEP 對現有規則的發展不足,因此被評價為低水平的區域經濟合作。這也許是符合中國當前利益的,但“在經濟治理領域,主導

權部分體現為國家提供規則作為公共產品的能力”。如果中國不能提供具有公共產品性質的規則,則無法主導區域內的經濟合作發展。 WTO 總干事阿澤維多對 2000 年以來的區域貿易協定進行總結,發現其中 50% 以上有投資規則以及政府采購、競爭、動植物衛生檢疫、技術貿易壁壘、貿易防御措施、知識產權等內容,也有少量協議涉及環境、勞工標準和電子商務內容。范圍擴展和標準提升成為區域貿易協定規則發展趨勢。因此,中國應志存高遠,吸收 TPP 中有益的規則,在區域合作層面設定具有一定前瞻性的貿易和投資規則,主導規則發展。


(二)雙邊機制

雙邊機制是國家間關系的最常見形態,通常而言,在雙邊機制下形成的規則只能約束締約或協商的雙方,而不能約束其他國家。但雙邊機制所形成的規則如果得到各國的普遍遵循,相關國家對此形成了法律確信,則習慣法規則就產生了,從而可以約束所有國家。對于大國而言,其經由雙邊機制達成的規則往往具有更強的示范作用,可以引領相關規則的發展。因此有些大國十分注重雙邊實踐,以期影響國際經濟規則的發展,這也是一種自下而上、由點及面的全球經濟治理規則形成方式。以美國為例,其自 1982 年開始制定雙邊投資協定范本,并定期修改,目前最新版本是 2012 年修訂的。美國與他國談判雙邊投資協定均以本國范本為基礎,力爭對方接受本國傾向的規則。經過幾十年締約實踐,由于美國在雙邊談判中的優勢地位,美國所力推的一些規則已經獲得了不少國家的接納,如征收補償標準、公平公正待遇等。特朗普上臺后,美國退出 TPP,轉而繼續通過雙邊方式推行其所接受的自貿規則。

美國的做法為中國提供了良好的借鑒。在“一帶一路”經濟合作中,中國與沿線國家的關系主要呈現為一種輪軸—輻條式的關系,即以雙邊機制為主要形式。中國也已經與沿線國家達成了一些雙邊經濟合作協定或意向,如中國和巴基斯坦、韓國、澳大利亞、新西蘭、東盟的自由貿易協定,以及中國和埃及一帶一路建設合作諒解等,此外也存在一些雙邊投資協定。總體而言,中國與沿線國家雙邊協定尚未形成自身的特點,缺乏對規則的塑造和引導。中國應大力建設雙邊自由貿易協定網絡,采取貿易—投資綜合型的締約模式,逐漸升級既存的雙邊投資協定。在締結雙邊自由貿易協定中,在充分考慮對象國實際情況之外,應明確我們自己追求的規則體系的基本內涵和規范表現形式,應未雨綢繆,積極考慮將環境、勞工、競爭、知識產權、政府采購等問題納入條約,以適合中國以及其他發展中國家實際發展階段的方式進行規定,以期在相關議題上形成自成一類的締約實踐模式,以影響未來規則發展。


(三)單邊機制

在國際經濟治理規則形成過程中,單邊機制是指一個國家單獨制定規則并能夠對其他國家產生重大影響,并為多數國家接受。這種單邊主義做法的可行性一方面來自于一個國家在經濟、技術上的競爭優勢和市場規模優勢?;謖庵鐘?/span>勢地位,其他國家對單邊主義做法將不得不接受。另一方面,某些單邊主義做法形成的規則具有很強的外部性,成為國際經濟領域的公共產品,為其他國家所跟隨和效仿。例如,反傾銷規則最早出現在加拿大國內法中,由于其適應了各國對

不公平貿易行為的限制性需求,迅速得到仿效,成為通行做法,并在 1947 年被寫入《關貿總協定》。美國 1930 年《關稅法》第 337 節是針對不公平貿易做法的規定,從 1960 年代后期開始,為抵銷貨物貿易中的不利局面,并?;け竟?/span>產權,美國開始大量運用第 337 節,所涉案件主要是知識產權案件,從而將貿易與知識產權?;そ辛斯夜炒?。 這種將貿易與知識產權掛鉤的單邊做法在烏拉圭回合多邊談判中被發達國家強推,最終 WTO 體系內納入了知識產權?;?/span>的規則。

中國目前仍較難做到通過單邊機制影響全球經濟治理規則的發展,但在未來則并非沒有此可能性。中國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國家,經過 30 多年經濟高速發展,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已經積累了巨量的財富。因此,由于中國市場規模巨大,在全球經濟治理體系中存在重大影響,其國內措施影響未來全球規則有很大的空間。例如,在競爭領域,跨國公司的經營者集中行為,往往不能回避中國反壟斷執法機構的許可,否則將面臨失去中國市場的風險,中國商務部曾否決了丹麥馬士基公司、法國達飛公司和瑞士地中海航運公司的班輪聯營協議,顯示出中國在此領域的重要性。我們應積極學習發達國家特別是美國在單邊機制上的可取之處,充分發揮自身的優勢和影響力。


(四)非政府層面的機制


全球治理不同于既往的國際治理之處在于其主體的多元化,非政府主體的參與已成為一大趨勢,這在經濟領域亦不例外。這些非政府主體主要涉及跨國公司、非政府組織等?!翱綣笠翟諼迫蛑衛淼墓婺:褪導囊槌躺柚蒙暇哂?/span>重要影響力,能夠在不同領域里提供公共產品服務?!?在討論全球經濟治理問題時,國家政府和國際組織越來越重視跨國公司等工商界人士的意見,在一些定期舉行的經濟治理全球論壇中往往附加工商領導人會議,如 G20 工商峰會、亞太經合組織工商領導人峰會等。在 2017 年 5 月德國柏林 G20 工商峰會上,與會各國工商界人士與政界人士、非政府和國際組織代表共同討論了貿易投資、數字化、能源、氣候變化、金融增長、就業、中小企業和反腐敗等眾多議題,并向二十國集團正式遞交政策建議,反對一切形式的?;ぶ饕宀⒓岫ú灰頻刂С腫雜擅騁?,支持落實巴黎協定遏制氣候變化,在世界范圍內為投資和增長創造更好的框架條件。涉及經濟、商業的非政府組織在全球經濟治理中也同樣發揮著重要作用。例如,總部在巴黎的國際商會是全球最重要的商人行業組織,對于商業規范的編纂具有重要的領導和組織作用,其主持編纂的《國際貿易術語解釋通則》是國際貨物貿易不可或缺的規則,而《跟單信用證統一慣例》、《托收統一規則》則是貿易支付的基本規則。再如,國際海事委員會是海事海商領域最重要的國際商人組織,參與了大量海事商業規范的編纂,其最近的工作成果是受聯合國國際貿易法委員會委托起草的《聯合國全程或部分海上國際貨物運輸合同公約》(鹿特丹規則)。自由貿易協定的發展之所以納入環境、勞工?;さ饒諶?,也與該領域的非政府組織的積極推動有著密不可分的關系。

由于中國自身的社會治理模式,國內社會組織的發展較為落后,影響力延伸至國際舞臺者更少。不過,伴隨著跨國經濟活動的發展,中國企業已經開始意識到影響規則的重要性,也有為全球經濟發展提供公共產品的意愿。如馬云在 2016年博鰲亞洲論壇和杭州二十國集團工商峰會上提出的 eWTP(世界電子貿易平臺)設想,不僅僅涉及到交易平臺的建設,還涉及到交易規則的確立。如果這一計劃得到有效實施,可能是中國企業塑造全球經濟治理規則的開端和范例。


中國在全球經濟治理中的作用與日俱增,對全球經濟治理規則的影響也必然越來越大。明確治理規則體系變革的目標,在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下考慮國際社會特別是發展中國家的共同利益,將有利于爭取最大多數的支持。中國作為后起大國,在追求自身利益,變革全球治理規則體系的過程中,應當與歷史上的霸權國家有所區別,為世界和人類做出自己特有的貢獻。


注:

1囿于公眾號篇幅限制,文章注釋從略;

2封面圖片來自網絡。

Copyright ? 福建商會信息聯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