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商會信息聯盟

体彩大乐透77彩票论坛:【今日人物】詹鈿宜??柔情如水

彩票论坛大全 www.gsysfj.com.cn 青年作家 2019-06-24 13:22:26

??精品文章 良師益友 擊藍字輕松關注


今日人物

總第246期

主辦:廣州市青年作家協會




1997年出生,廣東揭陽人,廣州市青年作家協會會員,廣東外語藝術職業學院2012級(五年制)學生。


曾獲廣東省大學生寫作大賽二等獎、學院第11/12屆圖書館征文比賽二等獎和一等獎、第五屆圖書館宣傳月之手抄報比賽二等獎、廣東科貿學院耕耘文學社征文比賽最具魅力獎、朝夕報社第三屆大學生現場征文比賽二等獎、學院旅游社之生活旅行活動比賽攝影獎和文字獎、學院津渡文學社微小說比賽二等獎、暑期三下鄉社會實踐優秀社會實踐報告獎等。被學院評為閱讀之星和國學達人,連續三年獲得學院一等獎學金。作品散見于學校各類刊物。


圖書館里的貓

就在兩層高的紅磚房子的對面,是學校的圖書館。圖書館不大,剛剛好容得下一只黑色的貓和十幾排的書架。

楊左左就坐在倒數第七排的書架下的地板上,手捧著書,盤著腿打坐一樣的翻閱著書,一頁一頁,像風吹起書頁那么快。她無數次幻想,自己站在書架最前面那里,手一揮,嘩啦嘩啦,十幾排的書架像多米諾骨牌似的倒成一片。倒下的書架會在空中劃出一條條美麗的弧線,然后變成書堆,楊左左就可以肆無忌憚地看著周圍的書,那種置身于書海的感覺,一定會讓她心甘情愿地溺死在書里面。

那也只是想想而已。那只貓就在第六排書架尾的窗臺上伸了個懶腰,又收起腳,蜷縮著肥肥的身子,目視前方,安詳地閉目養神。也許它在做夢,夢里的魚香居然變成了滿屋的書香,飄啊飄啊……

楊左左終于看完一本書了,每看完一本書后的習慣是:找出自己中意的句子,把他們用晨光牌黑色0.5的水性筆工整地記錄在那本隨身攜帶的筆記本上。等到哪天下午沒課,陽光正灑在宿舍的窗臺的時候,泡上杯咖啡,小心翼翼地翻著這些文字,心里就會有一種無法言喻的自豪感和喜悅感。筆沙沙地寫著,一行接著一行。突然,楊左左抬起頭來,看見對面有笑臉在發光。欸?于是她放下筆,從包里掏出眼鏡,戴上看了幾秒。噢,是那個人啊。

她也沖著他笑了笑,像平時在樓梯口見面一樣。

他是不同系的一個男生,經常能看見他戴著耳機在每天早晨拿著昨天的垃圾到樓下倒掉順便再去食堂吃早餐。楊左左之所以會認識他,是因為一次活動。記得那時候學校有個舞蹈比賽,每個班都要派同學去觀看表演??墑譴蠹葉疾輝敢餿?,認為去了很浪費時間??贍蓯且蛭鈄笞竽翹旄蘸妹幌詞?,運氣差了一點,結果花落她家了。她去看表演時就坐到了最后一排,反正她近視看不到前面發生了什么,于是她就無聊地四處張望。

后來發現就在自己旁邊,有個男生手里正拿著一本書。她猛然就精神了起來,很好奇那本書叫什么。她把頭壓低了斜看過去,看不到;再壓低,還是看不到。啪,她栽了個狗吃屎。連忙起來裝作若無其事的坐好。但是只見那個男生合上書,看了一眼楊左左,把書遞給她。她接過書,原來是龍應臺的《野火集》。楊左左小聲的說:“你也喜歡這本書嗎?”男生回答道:“我喜歡看她的書,你看過《親愛的安德烈》嗎?”她點了點頭,眼睛發光的看著他說:“等會你有空嗎?我們一起聊聊這兩書的讀書心得怎么樣?”“好??!”男生爽快的答應了。

接下來的四個小時里,楊左左和這位至今還不知道姓名的男生聊得天昏地暗。遇見一個和自己有共同愛好共同話題的朋友真好,相同的書總有不同的想法,這些不同的看法就像星星一樣,閃爍地一直延伸到遠方。

那只黑貓從窗臺上跳了下來。他走了過來,楊左左把筆記本放進書包說:“來玩個游戲怎么樣?這次我們來比賽找書,你知道卡勒德?胡塞尼嗎?”男生點了點頭,“那我們開始吧!”

楊左左馬上走進了書的森林里,每一棵書樹上都結著各種各樣的書果,閃耀著智慧的光芒。不經意的一瞥,看見那只貓也走進了森林,書的縫隙似乎也看得見它閃著琥珀色光芒的眼睛。

當楊左左拿著《追風箏的人》得意洋洋地站在柜臺的時候,男生卻拿來了《燦爛千陽》,他說:“這本可是圖書館上周新購置的哦!”兩人相視一笑。

夜幕降臨。楊左左走出圖書館的時候,天空竟然下起雨來了。她忙跑到路旁的亭子躲雨,轉過頭看見圖書館一樓的窗戶。那只貓跳了下來,大搖大擺地走向圖書館的下水道,沒有回頭。楊左左心想,這真是一只奇怪的貓,大概它想逮只老鼠,然后叫它講故事:“從前,有一只貓,一直一直守在圖書館……”


西樓懷舊


青瓦長憶舊時雨,朱傘深巷無故人。
——題記
?

前段時候,天氣總是陰晴不定,一會兒太陽高照,一會兒淫雨霏霏。每當遇見雨天,總會想起那條小巷,坐在窗內的我望向窗外,仿佛也能透過那排被雨打濕得發亮的芭蕉看見那時的那些場景——那個老人我是忘不了的。


他時常笑起來眼睛就瞇成一條線,皺紋不多,臉上依稀記得是在下巴那塊有顆肉痣。年輕時候他受過傷,身子骨挺不直,但看上去也算是硬朗健康。他是爺爺的哥哥,和藹可親的老伯,昨天卻是他的忌日。昨晚與媽媽通電話,媽媽不小心說漏嘴,卻讓我在這繁忙的考試的壓力下和心里深處的恐懼與傷痛一并大哭出來——怕是已經有三年沒見到老人家了。
?

媽媽卻在電話那頭安慰我說:“別哭,隨緣吧,順其自然地讓他和我們都好過些?!閉庖彩鞘魯鲇幸虻?,他在前年便患上了老年癡呆癥,他想不起往事,記不清所有的人名。去年年關去看望他,他坐在地上,手邊有些糖果,“宜,糖……”他嘴里念叨的是我的小名,聽嬸嬸說他能記起的都是我們這些孫子孫女。興許他跟我們一樣,也留戀于那時在小巷玩耍逗樂的場景吧。
?

掛掉媽媽的這通電話,心里像塞了滿滿的米飯,尤其是像飯堂一樓的那種米飯,硬邦邦,堵在我的心頭,喘不過氣來。于是起身倒了熱水,沖了壺茶坐在陽臺上,看著夕陽西下,想:人本來就要經歷生老病死,離別的時候要用力一些,記住那些美好的。這樣,隨緣的心態會讓心里變得坦然些,也懂得更好地去珍惜在身邊陪伴著、愛護著、幫助著你的那些人。


轉念一想,又想起古人曾說:“無言獨上西樓,月如鉤,寂寞梧桐深院鎖清秋。剪不斷,理還亂,是離愁,別是一番滋味在心頭?!奔熱還湃碩薊襯畹叵萑胝餉醞胖辛?,為何我不坦然些去面對這個事實,順其自然地接受這個事實呢?順著這時、這形勢,這變幻不定的世界,做一個隨性的人。實在不必大費周章,只求個深刻簡單。


時光機

1874



1874,那是漫天烽火的歲月。

那片黑壓壓的天空全是鐵片的亂哄哄的聲音。就在頭頂上的這個空間里,許許多多巨大的鐵塊崩裂開來,紛紛跌下。炮彈向四面八方投射出閃爍的光芒,有的地方燒起熊熊烈火。

在那可以看得見的世界,大地跟大海一樣在抖動。

近乎絕望的世界盡是雨和夜色,別的什么也沒有,天上的云和地底出來的云,在地面上散落布開,混在一塊兒。

灰色,炮火耀眼。女人看不清那條歸家的路。手里拿著,揣著還是那半塊玉璧,她用衣袖擦了擦,淚水沒有溢出眼眶。她是堅信會遇見他的。

即使自己死在這片赤地:這片飽受戰爭侵蝕的土地,這片從一出生就生活著的土地,這片曾經無數次幻想與他相遇的土地。

她看見了,看見那呼嘯著的炮彈拖著長長的光芒劃破黑暗向她飛來。

她想逃,她想逃,可是那顆炮彈就在她的身邊開出了花。在女人身上慢慢開出了一朵朵紅玫瑰,殷紅而璀璨的玫瑰,在戰場的一隅凄靜的綻放著,死神笑著跳著,慢慢品味著絕望的靈魂最后哭喊,女人手中還是緊緊抓著那半塊已經裂開來的玉璧……




時過境遷,又是另一個年代,一個離1874有一個世紀那么久的年代。

他在跑著,跑著,沒有停下。

像是闖進了一幅巨大的復興古畫。鋪滿磚的街頭到處是對稱得恰到好處的歐洲古典的建筑。他來不及跟街頭的賣花女打聲招呼,生怕手里緊握著的半塊玉璧在奔跑的過程中丟失了。

他跑進了那座廢棄已久的閣樓,身后追上的蒙面人沒有要停下的意思。

他終于爬山樓頂,破舊的橫木已經掉了漆,他朝街外望了望,一輛馬車從樓下飛奔而過,車上的姑娘掩著臉對他笑了笑。蒙面人手持匕首,步步逼近。他看著半塊玉璧,決定從閣樓上一躍而下。

那躍下的一刻,不知從何處傳來了一首手風琴樂曲。高潮愈顯宏大與美麗,強烈的異域感覺,如同雨后初晴,卻見打落一地盛艷的玫瑰花瓣,完美的心碎,而他卻像一只將赴死亡盛宴的蝴蝶,在風中飄著。

末了,和半塊玉璧一樣,在地上支離破碎……




他是被驚醒的,從床上摔了下來。

揉了揉落地處的腦袋,想起剛剛做的夢,不禁覺得莫名其妙。正當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手機的鬧鐘適時地響起。

看了一眼淅淅瀝瀝下著雨的窗外,他快快地起床,洗臉刷牙,嶄新的一天又開始了。

每天早晨要搭的地鐵,在三號線的第九個站下。

生活在?;姆某鞘?,他能在地鐵里看見很多類人,他們都有不同的生活。每個人好像有交集,又好像互不相干。又想起做的夢來,夢里那兩塊玉璧莫不是一個信物?或許該相遇的兩個人終會相遇,不可確定的是時間,地點。但是無奈的是,如果兩個人分別寂寥地出生于不同年代,但也會執著在想在今生相遇吧。

他反靠著地鐵的鐵桿,剛好對著對面那個望著窗外出神的有把深紅色傘的女孩。到站了,她旁邊空出一個座位,他走過去,坐下。手里的藍色雨傘就隨手放在旁邊,然后閉目養神。

到站了,他睜眼一看,車廂里人群擁擠,手邊只留下一把紅色的傘,自己的那把肯定是被那女孩拿錯了。他在人群中尋找著,突然一把藍色傘出現在視野,她就要出地鐵站了。他連忙的擠過去。

就在地鐵口,他叫住了她,“那個,你拿錯傘了?!?br>

她笑著轉過頭,眼神狡黠地看著他,遞過傘說“我喜歡你?!?br>



多年后,歌里唱著:

為何未及時地出生1874,邂逅你,看守你,一起老死。

心里涌起暖暖午后的在褐色的咖啡店里聽著店里的老唱片喝著咖啡的感覺。

還好,最終遇見了你,在離1874遙遠的今天。


北緯23度

A ? B ? C ? ?D ? E ? F



“黑夜總被描上各種各樣的色彩,或神秘,或靜寂,或虛無。其實,哪兒都與白天沒兩樣,只是地球轉了轉?!?br>

手機振動,她在23:47時發了這條短信給我。

我知道她一定又在臺燈下,面對著小山丘似的書,看著我給她的哆啦A夢發呆了。我看了眼窗外,對面樓的師姐們都把燈關了。一個個方形的黑乎乎的陽臺好像大雄的書桌抽屜里的時光隧道,仿佛那盡頭就是那個被風吹散的夏天。我呆呆站在飲水機旁,熱水呼著白氣沖出了一杯200ml的雀巢咖啡。低下頭點亮手機,打開對話框。突然間想起了初二時候,那位語文老師說的“詞語的重疊可以加強語氣?!庇謔?,我回復她一句:“嗯,來來、回回,反反、復復?!幣壞愣裁揮杏淘?,我按下了發送鍵。

她叫玲子。不是日本人,是個地地道道的中國女孩,也是我初中三年的同桌。她留有一頭干凈利落的齊短發,還有回憶里淡淡的飄柔的香味。佛說:“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才換來今生的一次擦肩而過?!蔽蟻胛頤強贍蓯竊諫媳滄恿礁鋈碩允擁窖壑槎伎斕糲呂戳稅??否則,我就不會在初一(1)班教室的倒數第三張桌子遇見她。后來的我不僅和她成為了同桌,還成為了最要好的閨蜜。

她經常跟我說:“寂寞的時候,什么東西都是一樣的,都會在塵埃里開出一朵朵花兒來?!蔽揖突岣嫠咚?,放心吧,我會在廣州想你的,不會讓你像小王子那樣,在高中匆忙的生活里還看得到一千四百四十次日落;但我卻不能像魔術師那樣把你的孤單和思念變到離我們遠遠的外太空去。

直到有一天中午,舍友喊我到樓下拿信。信?我心里犯嘀咕了:這年頭居然還有人寄信?而且還是寄給我的!接過信,我看了一眼信封。是她!原來是玲子寄的信。我立刻拆開信封,信的內容不長:

“D魚:我剛剛在地圖上找到了廣州和揭陽,都在北緯23度附近。于是我拿了尺子量了圖上距離,只有3.5厘米呢,相信我這只蝸牛終有一天也可以爬到那里的!順便一提,我上周末看了一本書,書里有一句話我想要送給你——‘靈魂和身體,一定要有一樣在路上?!痀玲子”

看完信,我抬頭看著天空。澄明的天空,盛開漫無邊際的藍色天幕,一朵朵潔白無瑕的白云一直開出來,仿佛伸手就能觸摸到玲子的臉。

此刻,我很想很想拉起她的手,一起轉圈,轉圈;一起在路上,在路上!

玲子曾經告訴我她不喜歡黑夜。因為黑夜像一只大怪獸,一點一點吞噬著所有人的思想與靈魂,留下的只是人們對夜的恐懼和對安全感的渴望。想起我去年生日那天,她在凌晨時到我空間留言說:“一個人在廣州好好照顧自己,無論白天還是黑夜,我都在、一直在。魚,生日快樂!”在我那晚的夢里,出現了漫天璀璨的星星,燦爛的煙花照亮了玲子的笑靨,灼灼其華,如同一場華美的盛宴……

四月初夏溫熱的陽光,灑滿了教學樓樓下那片空地。志愿者協會的成員們正在忙碌地宣傳著“買明信片為大麥山的孩子們捐款吧”。我聞聲走過去,買下了一張廣州夜景圖的明信片,貼上郵票,在上面寫上:“D玲子:我在這里想你,想你。一樣的北緯23度,這里是廣州。Y魚”

彼時天氣尚好,風淡云輕。我一路小跑到圖書館旁邊的那個郵筒前,雙手鄭重地把明信片投了進去。嗯,我大概能想象到你看到明信片時那傻笑的模樣了。

北緯23度


編輯 | 楠木

廣州,是廣東省省會,國際大都市,國家三大綜合性門戶城市之一,與北京、上海并稱“北上廣”,享有“千年商都”和“第三世界首都”等美譽。

廣州市青年作家協會,立足廣州、面向廣東、輻射全國,由青年作家和文學愛好者自愿組成的學術性、非營利性社會團體,法人資格證書編號為:社證字第4401001045號。協會實行“大眾化服務、精英化會員”方針,積極構建一支門類齊全、結構合理、梯次分明、素質優良的青年作家隊伍,服務會員,服務文化,服務社會,服務政府。


【今日人物】專欄征文

請惠賜——3-6篇個人作品,60-200字個人簡介,2-3張清晰個人相片,發送到郵箱[email protected],謝謝

《青年作家》編委會

主辦單位:廣州市青年作家協會

主任:湯炎忠

副主任:陳超、喻彬、鐘偉強、江秀昌、吳作歆、黃劍豐、邱少梅、馬忠、梁海文、王裕強、劉亞華、李艷梅、葉清河、楊舟子、陳錚、謝大彬(排名不分先后)

編委:郭錦生、陳才文、李鴻斌、賀翰、林百達、石文娟、金夢瑤、鄒業本、陳敏、王自靈、張嘉斌、李瑩姬、黃宇、何桂梅、鄒旴旸、朱守銀、陳夏霓、孫亞華、鐘仁安、何光順(排名不分先后)


Copyright ? 福建商會信息聯盟@2017